琉璃

【轰出/胜出 你是我的英雄04】

今天的第三章!我大概是真的疯了,但我真的好喜欢轰QAQ

*大三角中心,初期是绿谷暗恋咔酱,轰总上线后就开始走轰出线,雷者慎入;

*私设有,超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c预警;

*经常在乐乎看文,第一次发文,不太懂规矩,如有问题请留言指正,我会改正,谢谢;

*本章轰出主场,咔酱基本没出场,所以这章想了想还是不打胜出标签了。


第一次注意到轰君时,单纯是因为他很强,毕竟,能让自信心自尊心向来爆棚的咔酱不甘的人,从来也没几个。

至于对轰君的第一印象……

“看起来表情很少的样子。”

和丽日饭田私下讨论时,绿谷曾如此说道。

“的确,轰君看起来就是一脸精英的样子。”饭田赞同道。

“嗯嗯,偶尔会觉得稍微有点可怕呢。”丽日同学连连点头。

“那倒还不至于……”绿谷如此说着的时候,完全没想到,“很厉害的轰同学”居然会那么直接地向自己提出挑战,并且,令人惊讶地发现了他和欧尔麦特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,不过私生子这个猜测……

在那一瞬间,他是真的觉得会面无表情开这种脑洞的轰君……稍微有点可爱。

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,在他和轰君乃至于其他人的记忆中,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事后要说不后悔是不可能的,毕竟他曾经答应过欧尔麦特,要让全世界知道他——欧尔麦特的继承人——one for all的又一个使用者横空出世了。但是,看到那时的轰君,看到那时满是悲伤迷惘神色的轰君,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放下不管,最后的结果就是身体自发地行动了起来。

随之而来的就是……

之后的数日里,他总能感觉到有股视线在跟随着自己。

上课的时候也好,放学的时候也好,如影随形,怎么说呢?稍微有点让人毛骨悚然。

最终的结果是,放学后绿谷出久主动地找上了轰焦冻。

“那个……轰君,能谈一谈吗?”

轰君沉默地点头。

两人就这样先后走到了僻静处,说实话,如若其他人看到此时的两人,八成只有一个想法——约架的?

一个不知道说什么,一个刻意保持沉默,并肩而行时怎么也不像关系很好的样子。

最终,还是绿谷主动开了口:“那个……轰君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?”

轰垂着头,片刻后才低声说:“我想向你道歉,还有道谢,但是,却不知道怎么做才好。”所以,这几天他都在十分困扰地认真思考着。

“……啊?”绿谷有些疑惑,这是很困难的事情吗?

“因为……从没有对其他人这么做过。”

绿谷恍然大悟,的确,从小就被父亲作为“道具”培养的轰君,不知道这种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这么想的同时,他突然有点心酸,为眼前的这个少年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不要道歉!”

轰下意识抬起头,讶异于眼前人有些激动的话语,却看到后者对自己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,他说——

“不需要为这种事道歉的,轰君。你的歉意和谢意,我已经充分地感受到了。”

轰焦冻不自觉地瞪大双眸,他想,原来那真的不是战斗中的错觉,绿谷出久这个人,真的是非常非常耀眼。

自那之后,两人的关系渐渐开始密切了起来。而轰焦冻也以绿谷出久为纽带,渐渐地融入了班级中。

相处得越久绿谷就越清楚,轰焦冻并不是什么“冰山”,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罢了。实际上,他有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要坦率,坦率到……

让人觉得他还是不说话比较好的地步。

比如说大家无意中讨论到绿谷过于蓬松的头发时,他会一本正经地说:“会吗?我倒是觉得很不错,看起来很有趣,手感很好的样子。……绿谷君,请问我可以摸吗?”

再比如说大家无意中讨论到绿谷的碎碎念属性有点烦时,他同样会一脸严肃地说:“我觉得绿谷君那时候说的话都很有道理,而且听着听着,很容易让人平静下来。”

再再比如说……

“绿谷君的雀斑很可爱。”

“绿谷君已经很努力了。”

“绿谷很强。”

“能帮到绿谷我很高兴。”

……

之后某次,绿谷在同学们的抗议下,觉得自己真的该提出点意见了。

“那个,轰……”

这时,他们已经开始用“轰”和“绿谷”来互相称呼了。

“什么?”

“你有时候的夸赞稍微有点……”

“有点?”轰歪了下头。

“就是……”绿谷看着对方满是探寻意味的、意外单纯的神色,觉得太过严厉的话实在说不出口,只能说,“有点让我不知所措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额……”

“说实话会让绿谷觉得难受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他到底该怎么回答才对啊!!!

之后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,不过轰好像也的确意识到了什么,之后再讨论与绿谷相关的问题时,他异于往日地选择了一言不发。以至于其他同学都偷偷地拉着绿谷问“你和轰同学是不是吵架了?”。

然而并没有。

如果说绿谷最初还能如此坚定地回答,那么到最后他自己都有些忐忑,就在他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轰而不知,是不是该去道个歉时……他无意中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信息。

发件人是“轰”。

发件时间刚好是他们讨论的时候。

内容则是——

【不要在意,我觉得绿谷你做出的计划没问题,之所以会失败错不在你。】

绿谷看着看着,心情不知为何就变得很好。

【谢谢!不过,轰,为什么会在这里说?】

又一条回复很快回来——

【这样就不会让绿谷觉得不适了吧?】

绿谷瞪大双眸,抬起头时,看到不远处的红白发异色眸少年,朝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这是一个温柔的笑容,就如他的人一样。


啊啊啊好想立即写第五章,诸君,我喜欢轰出!他们太甜了!

【轰出/胜出 你是我的英雄03】

这是今天的第二更了,还想继续写怎么办?感觉灵感爆棚好想一口气写完啊啊啊QAQ

*大三角中心,初期是绿谷暗恋咔酱,轰总上线后就开始走轰出线,雷者慎入;

*私设有,超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c预警;

*经常在乐乎看文,第一次发文,不太懂规矩,如有问题请留言指正,我会改正,谢谢;

*今天的轰总总算在最后上线了呢(笑);


到初中时,和咔酱的日常接触就更加少了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如果说小学时候的“大话”还能被归结为“年少不懂事”的话,那么直到初中都不肯放弃那“虚妄的目标”,的确是有些……

异想天开。

那一天。

绿谷出久知道自己是真的被伤害了。

当咔酱将他的笔记本丢到楼下并让他跳下去的时候,他是真的被伤害了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是真的有想过跳下去,也很想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跳下去咔酱会露出怎样的表情。

因为……

就算是笨蛋,就算是他这种笨蛋,也是会受伤的啊!

但是,不行。

欧尔麦特不会被这种事情击倒,向往着欧尔麦特并同样想成为最棒英雄的他也是一样——才不会被这种事击倒,就算身体孱弱不堪,内心也必须更加更加坚强才可以!因为英雄这种存在啊,是发自内心地强大!

而且,真做了那种事的话,妈妈会伤心的,阿姨也是一样,还有就是咔酱……

咔酱的话,也一定会难过的吧,虽然他口头上一定不肯承认。

但他知道的。

要问为什么的话……

因为他一直看着咔酱啊,所以他明白的。

之后发生的事情,简直可以用梦境……不,奇迹来形容。

他遇到了自己从小到大的偶像,并且,得到了他的认可,还被选为了那强大个性“one for all”的继承人。

接下来忙于锻炼的十个月里,他的状态一直都是“早上像看到骨头的狗一样跑出去,晚上像死狗一样爬回家”,理所当然的,没有机会和咔酱接触。但他知道,就像他自己也在努力一样,咔酱也一定为考入雄英、实现目标做着努力。因为咔酱不仅是天赋上的天才,也是努力上的天才。

所以,他也必须更加更加努力才可以!

为实现自身的梦想而努力,也为离咔酱更近一些而努力,却被讨厌地更厉害了。也许是因为真的疏远太久了,绿谷出久发现,这一次,他有些读不明白咔酱的情绪。单纯的自尊心作祟吗?还是因为别的什么?因为,这个世界上想成为英雄的少年多到数不过来,再近一些,英雄班上的大家都是如此,但为什么,偏偏要对他如此苛刻呢?

明明现在,他已经有了追逐梦想的能力了,不是吗?

明明小时候还会说“就算你成为英雄,也绝对比不上我”,为什么现在却无论如何都不肯认同好不容易才爬到起跑线上的他呢?

怀着这样的疑惑以及越加渴望获得肯定的心情,今天的绿谷出久,也依旧在注视着爆豪胜己。

并且……

喜欢着他。

意识到这件事只是一个意外。

路过街边播放着电影片段的屏幕时,骤然停下脚步,这才发现表白中的女主角心情与自己是何其地相似。

绿谷出久向来是个坦率的人,一旦意识到了这一点,便不会否认自己的心情。

但同时,也绝对不会说出口。

因为……

咔酱不会想知道的。

会给咔酱带来困扰的。

还有就是……

就算说出来,也只会让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坏。

被咔酱说“不如跳下去”的经历,有一次就够了,就算坚强如绿谷出久,也绝对不想尝试第二次。

还有就是,在进入1-A后,他意识到了更为重要的一件事。

世界是那么那么宽广。

除了他的愿望和咔酱外,还有着其他同样美好的景色。并且,他每一天都能看到更多。

绿谷出久经常想,他这一辈子会庆幸自己进入了1-A,若非如此,又怎么会认识那些个性不一却同样棒到极点的同学们呢?

丽日同学善良又顽强。

饭田同学认真的时候超像妈妈,既可靠又有点烦。

切岛同学超有男子气概。

哇吹同学也是真的很可爱。

常暗同学……

八百万同学……

还有。

轰君。


轰总总算上线,顺带一提,这里的出久小天使如果做出“表白”的决定,说不定就能顺利走上胜出线呢笑。咔酱的真实想法之后会写到,这会告诉我们“坦诚有多么重要”。【严肃

【轰出/胜出 你是我的英雄02】

*大三角中心,初期是绿谷暗恋咔酱,轰总上线后就开始走轰出线,雷者慎入;

*私设有,超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c预警;

*经常在乐乎看文,第一次发文,不太懂规矩,如有问题请留言指正,我会改正,谢谢;

*今天的轰总依旧没上线呢(笑);


绿谷出久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,出现在四岁。

这么说也许有些夸张,但毕竟,很少有人在年仅四岁时就品尝到了“梦想破灭”的滋味。绿谷出久做到了,虽然……这也的确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。

四岁之前,咔酱觉醒之后,他几乎每天都在幻想着自己会觉醒怎样的个性,然后该取怎样的英雄名。

现在再回想看看,那些幻想稍微有些羞耻,从这个角度看,从想叫“爆杀超级大魔王”过渡到想叫“爆杀王”的咔酱,也是取得了了不起的进步,嗯,在羞耻心方面。

从四岁的时候起,转折的不仅有他的人生,还有他和咔酱的关系。

绿谷出久一直被人评价为“在某些方面特别迟钝,迟钝到让人想打人的地步”,但在有关于爆豪胜己的事情上,他向来又是惊人的敏锐,从竹马的话语中抠重点也好,从竹马的神色行动中体察他真实的感情也好……凡是有关于咔酱的事情,他都知道地清清楚楚。

因为是咔酱啊。

是他一直注视着的咔酱。

如果说在被判断为“无个性”之前,咔酱还愿意听一听他“想做一个超棒英雄”的愿望的话,那么在这梦想被迫破碎后,咔酱就很不喜欢听到这种话。

——明明是个无个性,就不要做梦了!

——哈?就你这个废久,还想当英雄?

——闭嘴,废久!

……

随之而来的,是关系的疏远。

也许是他的“大话”真的很招人烦吧,他能感觉到,咔酱在某些时刻是真的讨厌自己了。

即便如此,不管被欺负的多厉害,他也时不时会跟在咔酱的身后。没办法啊,这已经成为了本能,想成为一个最棒英雄也好,注视着咔酱也好,都是如此。

也有同学曾对他说:“绿谷,爆豪他看起来真的很讨厌你,你就不要凑上去自讨苦吃了!”

面对这样好心的话语,绿谷出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能挠着脸颊尴尬地笑。

诚然,现在的咔酱的确有点讨厌自己,但是,他明白的,最重要的地方没有发生改变,那就咔酱从幼儿园起就立下的豪言——

“绿谷出久只有我可以欺负!”

咔酱真的是很矛盾的一个人,明明欺负他的时候欺负的比谁都厉害,但如果有谁来找他的麻烦,咔酱又会表现地比他自己都愤怒。

绿谷出久至今都记得——

第一次被除咔酱一伙人之外的人欺负时,他才刚被踢倒在地上,为首者就被咔酱一脚踹飞了。

“为、为什么?明明你也讨厌绿谷的!”

他的发小在大喊了一声“啰嗦!”后,手指着他说:“这是我爆豪胜己专用的泄愤沙包,怎么,你们有意见么?”

“没、没有!”

那群人就这样落荒而逃。

倒在地上的绿谷眼睁睁地看着咔酱迈着愤怒的步伐走到自己面前,小小的身影在逆光中居然显得既高大又光芒万丈,然后,咔酱一把拎起了他的领口,用凶巴巴地语气说:“喂,谁让你到处乱跑的?”

“可、可是……”

“没有可是,下次再这样我就先揍你一顿!”

“……”

咔酱这种“与其让你被别人欺负,倒不如我先来”的思维有些时候真的挺让人困扰,他一边这么想一边烦恼地揪着衣服说:“胸口弄上鞋印了……”

“啧,真让人不爽。”

绿谷以为咔酱这么说完后会拉他起来,结果……咔酱却松开了抓着他衣领的手,抬起脚狠狠地在他胸口印了几个新鞋印,直到完全盖掉了之前的那个,才心满意足地停下脚。

“……”

“喂,还愣着做什么?走了。”

“啊?哦!”他手忙脚乱地爬起身捡起书包跟上,然后不知道为什么,心情突然就变得很好。

“啧,废久。”

“啊?”

“被人堵住揍了还笑?你是神经病吗?!”

“没、没有啦,对了,咔酱,今天妈妈给了我零花钱,我请你吃鲷鱼烧吧?”

“谁喜欢吃那种甜滋滋的东西啊!我要吃辣的!”

“……哎?那我就没法吃了……”小时候的出久有点怕辣。

“怎么?你有意见?”

“……没、没有。”

最终,他只能泪流满面地看着咔酱用自己全部的零钱买了一堆辣味零食,后者一边吃一边说“你那是什么表情?是你主动说要请我吃的吧!”,然后毫不客气地将那些东西吃了个干干净净,然后……

“怎么又是欧尔麦特,啧,这个我已经有了。”

咔酱一边说着,一边将东西甩到了他脸上。

“啊,欧尔麦特的卡片,这张我没有!谢谢咔酱!”

“啰嗦!”



别怀疑,这真的是主轰出的文,咔酱要用他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什么叫做“傲娇是交不到男(女)朋友的!”,茶。


【轰出/胜出 你是我的英雄01】

*大三角中心,初期是绿谷暗恋咔酱,轰总上线后就开始走轰出线,雷者慎入;

*私设有,超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c预警;

*经常在乐乎看文,第一次发文,不太懂规矩,如有问题请留言指正,我会改正,谢谢;


究竟为什么会喜欢咔酱呢,绿谷出久自己也想不明白。

就如同过去和现在的同学们问他“为什么要执着于爆豪君呢?明明他自己都让你走开了”一样,他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思来想去,也不过是一句话——习惯了。

绿谷出久想成为英雄,想成为像欧尔麦特一样的最棒英雄,这份理想从未改变,无论是满怀憧憬的四岁之前,还是被打上“无个性”标签的四岁之后。

故而,这十几年间,他一门心思想着的只有两件事:

一,想成为理想中的英雄;

二,咔酱真的好厉害。

如果问绿谷出久“你觉得谁是天生的英雄?”,那他的第一回答肯定是“当然是欧尔麦特!”,第二回答也肯定是“还有咔酱,他从小时候起就超厉害的!”。

没错,从小时候起,咔酱……爆豪胜己就是绿谷出久心中的未来英雄,而且毫无疑问是超厉害的那种,只比欧尔麦特差一点点的那种。

最初和咔酱熟悉起来只是因为他们是竹马竹马,是幼驯染,住的近且同上一个幼儿园。

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妈妈开玩笑性质地弯下身拜托咔酱说“那小久就拜托给你了,爆豪君”,而后者,则在瞥了当时躲在妈妈腿后的他一眼后,用鼻子哼了一声说“不要,我才不要和这么弱的家伙一起玩!”,然后,咔酱的脑袋就被阿姨用拳头砸出了一个大包。

然后母子二人就在他和妈妈的面前吵起来了。

绿谷记得当年的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强势的同龄小伙伴,简直快惊呆了,与此同时心中又升起了一种强烈的艳羡感,这种感觉总结为一句话就是——

他好厉害……

虽然拜托的时候被那么嫌弃了,但进幼儿园小班第一天,小朋友们做自我介绍的时候,咔酱说了两句话:

一,以后这个班上我是老大;

二,绿谷出久是我罩的,只有我可以欺负他。

以上。

就这样,咔酱在还没有觉醒个性的时候,就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孩子王了。而他则从那时起,就已经咔酱的小跟班。

那时候,绿谷出久曾经告诉过咔酱自己的愿望,想成为像欧尔麦特一样厉害的最棒英雄,第一次听到这话时,咔酱狠狠地嘲笑了他,“哭包也想做英雄,别做梦了!”,但随后又说“就算你真成了英雄,也绝对没有我厉害!我会成为世界第一的最强英雄,超越欧尔麦特!”。

三岁的咔酱,就已经对自己自信满满。

而三岁的绿谷出久,也已经很会从竹马的话中抠重点。

他至今都记得当年的自己听了那话后不仅没生气,反而重重地点头:“谢谢咔酱,我会努力的!”

因为……

咔酱认可了他的梦想啊。

认为他可以成为“比我差一点的英雄”。

所以,四岁之前的绿谷出久,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像欧尔麦特一样厉害的英雄,然后,和很厉害的咔酱一起,救助他人,维护正义。

如果能和咔酱在一起的话……

如果能一直和咔酱在一起的话……

一定能做到好多好多超厉害超级棒的事情吧。

四岁之前的绿谷出久,对这一点,坚信不移!

 

 

 *因为是主轰出的文所以虽然轰总没出场但还是打了轰出标签,第一次乐乎发文没经验,如果反对的人多可以删这个标签的,谢谢。